052-96183021
深圳加达进口红酒报关代理公司
首页 >高压熔断器
为学生时代画上圆满句号 多所高校邀往届毕业生“回家”
发布日期:2024-04-24 05:10:30
浏览次数:202
为学生时代画上圆满句号 多所高校邀请往届毕业生“回家”  久等了 ,这场迟到的毕业典礼  从校园步入社会,毕业典礼是这华丽人生节点中极具纪念意义的一环。然而过去三年 ,受疫情影响,许多毕业生在线上的方寸屏幕间匆匆结束了自己的学生时代  。没能享受一场盛大的告别仪式成了他们心中的遗憾 。而就在前不久 ,多所高校邀请往届毕业生“回家”,为他们补办毕业典礼 。  三年前匆忙告别 看着直播自己“手动”拨穗  三年前离校那天清晨,宿舍窗外雨声淅淅沥沥,本就是别离的日子,因这天气,又徒增一缕忧伤 。  前一天晚上 ,周楠寝室和隔壁寝室来了一场“梦幻联动” ,许久未见的8个人彻夜畅谈。她们说笑 、唱歌,还订了蛋糕 ,以欢欣热闹为宿舍生活做了收场。  受疫情影响 ,毕业之际,吉林大学只留给同学们一周时间回校处理各项毕业事宜,“听说当时别的学校,毕业生都没能回去,最后都是辅导员帮忙打包的行李。相比之下  ,我觉得我们已经很幸运了 。”周楠说 。  半个学期没和大家见面了 ,当时周楠兴奋又激动地从老家贵州飞到了吉林长春 。  然而盛大的校毕业典礼缺失了  ,只有学院在露天中心广场搭了个小台子 ,组织了一场小规模的拨穗礼 ,这场告别有些匆忙和简单 。  “更多的仪式感 ,是我们寝室自己创造的 。”周楠说 ,她和室友花了两三天的时间,认认真真地拍了组毕业照,一套婚纱照 、一套多巴胺穿搭还有一套学士服照 。  那一周 ,时间过得飞快,收拾行李  、领毕业证 ,和老师同学聚餐 ,日程被塞满 ,直到临近离别时 ,巨大的失落感才突然袭来。  周楠心里清楚,这次分别之后 ,想要再聚就很难了。事实的确如此,三年下来,四个人没再凑齐过。  和周楠的情况差不多,山东大学2020届毕业生阿茹(化名)当年也抱有深深的遗憾。“时间特别匆忙 ,我还没有来得及跟班里的每个同学都打声招呼呢 ,5天就这么过去了 。”阿茹说。  当时 ,她也没能参加一个正式的毕业典礼。“由于不允许室内聚集,我们每个班只选了一名同学去体育馆参加全校的毕业典礼。”与此同时 ,阿茹和其他同学都只能穿着学位服 ,坐在阶梯教室里,观看体育馆里毕业典礼的实时直播,“直播里  ,我们班同学开始上台让教授拨穗时 ,我们也跟着自己给自己拨了穗 ,当时觉得很搞笑  ,现在想想很心酸 。”  除了没能正式参加毕业典礼,阿茹也没能按照原计划 ,请专业摄影师来给自己拍一组毕业写真 。“我大二 、大三的时候,毕业季经过操场时,总能看到同一个宿舍的学姐们在草地上拍毕业照,她们穿着相同款式的衣服 ,笑得特别开心 。当时我就想等我毕业时也拍一组这样有仪式感的写真。”然而,等到阿茹毕业那年,出于种种原因,她的室友甚至都没能一起回到学校,拍宿舍毕业照的计划也就这么泡汤了  。  学校邀往届生回家“这次 ,我们好好说再见”  6月7日 ,周楠沉寂许久的大学班级群突然跳出一条消息  :“学校今年将为往届生补办毕业典礼,想要回来参加的同学可以报名登记了!”班干部发来的这条简短信息,周楠连读了好几遍 ,为了确认 ,她还特意搜了下学校的公众号 ,找到了正式通知 。激动过后  ,周楠第一反应就是把消息转发到宿舍群聊 。  毕业后 ,周楠留在长春市工作 ,打车只要半个多小时就能到学校。也因此 ,她看到这则通知后没有丝毫犹豫 ,立马决定那天要向单位请假 。而她的室友则四散在不同城市工作生活 。“我们典礼举行的时间是周二 ,大家是需要向公司请假的,而且外地来回的成本也不小,所以 ,想要‘一家人整整齐齐’还是很难。”周楠说。  最终 ,决定和周楠一起参加补办毕业典礼的,是在北京工作的小祖 。小祖恰好婚期将近 ,为了参加毕业典礼和备婚 ,她索性向公司请了个长假。  舒芙蕾(化名)现在回想起母校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发来的那份诚挚而浪漫的邀请函,依然会为之深深感动 。  “亲爱的往届毕业生,因为疫情 ,那年夏天匆匆挥别错过了学位授予仪式  。青春不应留有遗憾,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这个盛夏,既是别离 ,也是重聚 。我们诚挚地邀请往届毕业生校友们‘回家’参加学位授予仪式  。这次,我们好好说再见。”  中国社科大原本预计在6月28日(周三)这天为往届生补办毕业典礼 ,舒芙蕾回忆 ,后来由于往届生积极性很高,反响十分热烈,还有很多师兄师姐打算从国外赶回来。所以,学校特地为大家加场,把典礼时间改成了周三、周六两场 。  看着学校对往届生如此“宠爱” ,舒芙蕾决定为这个周末注入一股“特种兵”力量  ,她报名登记了周六的场次  ,周五一下班就坐高铁赶到了北京 ,典礼结束第二天又马不停蹄地回到工作地济南。让舒芙蕾欣慰的是,在北京的两个闺蜜和一个师兄也答应陪她一起返校,见证这一重要时刻。  同样接到母校补办毕业典礼消息的阿茹说,作为一名打工人 ,想要回一趟学校其实并不容易 ,请假就是件麻烦事,“我请假要冒着被扣工资的风险 ,而且还不能直接说是因为要回学校参加毕业典礼 ,不然很有可能不准许。所以我跟领导说我要回家相亲,这才好不容易从工作中脱身出来 。”  回到久违的校园“给青春一个交代”  在期盼一件重要事情到来的时候 ,时间总是过得飞快。6月18日,时隔三年,阿茹再次以校友的身份回到了久违的校园。漫步在校园 ,阿茹看着熟悉的一景一物,曾经和室友在上课快迟到时狂奔 、早起摸黑去图书馆占座的那些日子仍历历在目 ,“有一种错觉 ,感觉自己没有离开太久。”  那天下午 ,阿茹穿着借来的学位服跟应届毕业生一起走进体育馆 ,参加全校本科生的毕业典礼。她原以为自己会无比亢奋和激动,但轮到她上台接受拨穗时 ,心中却莫名平静得很,“只是觉得三年前自己就应该站在这里 ,过了毕业那个时间点,对于这件事的感知反而没那么强烈了 。”  在这个夏至来临之前 ,阿茹如愿还给自己一场正式的毕业典礼,也对青春作出了交代 。  另一边 ,距离吉林大学毕业典礼的日期越来越近 ,周楠也满心期待着 。  典礼前一天 ,小祖从北京坐高铁来到长春 ,出站后 ,她直接打车到了周楠的家。楼下,两个女生开心到相拥在一起。  那晚 ,另一个在长春工作的室友下班后也急忙赶来,和她们碰面 ,三人来了场“追忆往昔”主题饭局 。  6月27日 ,吉林大学2023年毕业典礼在中心校区举行。晚上五点多,周楠她们终于迎来了往届毕业生学位授予仪式专场。说来有趣 ,典礼举办的场所就是周楠毕业时刚刚修建好的体育馆。“没想到自己有幸还能用上。”周楠笑着说 。  大家刚刚落座不久 ,只听一声清澈的男声传来:“会不会有一天时间真的能倒退 ,退回你的我的回不去的悠悠岁月。”一个穿学士服的男生从座位间站起来,他一边唱着,一边挥着手走到台前,听到这首熟悉的《干杯》 ,大家自然地轻声跟着唱了起来。  热场就在六七首悦耳动人的歌声中结束  ,氛围感拉满,周楠和小祖心中涌出无限感动 ,不禁热泪盈眶。  接下来的拨穗礼环节轻松愉悦  ,周楠惊奇地看到 ,有同学欢喜地抱着 、牵着自己的孩子走上台。合影留念时,大家纷纷跟校长、教授展开互动 ,请他们摆出“比心”等各种姿势,镜头对准周楠时  ,她站在教授一旁 ,举起大拇哥 ,开心地点了个赞。  这场毕业典礼线上也开通了实时直播,周楠下台后,看到宿舍群里发来了她和小祖在拨穗时的截图  。原来 ,未到现场的两个室友也在默默关注着直播 ,她们在线上“共时” ,让自己也参与了这场毕业典礼。  “小院儿起了两栋新楼,餐厅也添了自助餐……一切还是那么美好 。”舒芙蕾说,这次重回校园,甚至激起了她留下来读博的欲望 。  参与学位授予仪式后 ,往届生紧接着被院领导安排 ,来到了过往大家在校时常去的一间教室 ,进行下一轮小聚。  舒芙蕾看着同学们依次起身 ,走到讲台,开始进行自我介绍 ,只觉得竟像是穿越时光,回到了三年前大家的初次会面。她感激这场别开生面的聚会,“今天 ,终于给自己的学生时代画了一个仪式感满满的句号。”舒芙蕾说 。  其实,周楠毕业后,曾独自回过一次学校 ,当时 ,校外人士进校需要入校码 ,周楠也是托师妹的关系才走进学校。那天,她绕着校园溜达了一圈就回去了。这一次 ,让她感触颇深的 ,不仅仅是能够再次畅通无阻地入校,还有就是她的身份也不是访客 ,而是被学校正式邀请“回家”的 ,周楠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归属感。  她记得在学校给往届生发放的毕业餐票上,也印着“欢迎回家”四个大字。  那天 ,食堂三楼 ,围出了一片自助餐的区域,专门留给往届毕业生。晚饭席间,校长亲自过来 ,与大家交流工作 、生活近况,散场时 ,很多人蜂拥围上前与校长拍照留念。  周楠和小祖离开食堂后 ,她们从校门开始,在去往体育馆的路上一路疯狂拍照 。途中路过学院楼 、教学楼、寝室、商业中心……这些地方或多或少都变了模样 。  教学楼和寝室明显翻修过,她们当时住的那栋寝室楼现在改成了男寝 ,崭新的体育馆门口立了很多毕业主题的易拉宝和拍照背景板,商业中心里的小吃又增添了不少新花样。  而当看到校园里穿梭的学生们 ,周楠在心中告诉自己 ,原来,吉大还是记忆当中那个包容性很强的学校 。周楠在上学时就发现 ,校园里个性十足的学生特别多。这次回来,这种感觉似乎更明显了 。  路上  ,她看见一个穿学士服的女生身后背着银白色的小翅膀从面前走过,远处,学弟学妹顶着五颜六色的头发,朝气蓬勃 ,热情洋溢,还有那些骑自行车、滑滑板的少年一闪而过的身影 ,他们把青春的气息带到校园的各个角落。  周楠觉得羡慕,她羡慕他们身上那种无限可能的状态 ,那种还没有被社会所框定的无限可能,“我当然认为自己也还有无限可能,只不过 ,在此之前  ,我需要抓紧时间 ,尽快找到一条稳定而正确的路子 ,去奋斗 ,然后再创造无限可能  。”  和三年前毕业相比,周楠发现 ,自己的心境已完全不同。曾经,她会为朝夕相处的同学将要四散各方而感到忧伤不舍 。同时,心中又按捺不住对未来的期盼和畅想 ,正如所有应届毕业生那样,周楠也陷入一种“标配情绪”:既兴奋又感伤。  而在社会摸爬滚打  、沉淀了三年之后 ,再次被邀请回校 ,开心和感动占了上风 ,伤感的情绪则变得很淡 。  周楠坦言 ,想要回学校参加毕业典礼,就是打心底里想要一直和学校保持一种联系 ,“我对学校的感情很深厚  。无论是和同学 、老师的相处 ,还是自己作为学生身份的那种状态,在校的那三年都是一段很美好的回忆 ,我非常珍惜。所以说,只要有能够让我再靠近那段日子的机会 ,我都会去抓紧。”  (北京青年报 文/本报记者 王婧懿 实习生 王欣婷)
产品中心

邮箱:042919620@340.com

电话:052-96183021

传真:052-96183021

Copyright © 2024 Powered by 深圳加达进口红酒报关代理公司